今天是:

【忏悔录】我是如何忘掉初心使命的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时间:2019/8/1    点击数:2379 次

   在被留置和羁押近七个月,开除党籍也有六个月的时候,我在看守所内即将迎来中国共产党成立98周年。作为一名曾有着20年党龄,长期担任临安财政局党委办公室主任和机关总支专职副书记的党务工作者,内心可谓是五味杂陈、百感交集,我现在仍无法在共产党员称号与“阶下囚”之间划上清晰的等号,但残酷的现实告诉我,我的政治人生已经落幕。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其实我的蜕变也有一个较长的渐进过程。我于上世纪60年代出生于偏远山村,是改革开放政策使我幸运地于1985年考上杭州大学数学系数理统计专业本科。

   1989年大学毕业后,我在国有企业做过一线操作工人,也在私营企业做过管理工作,又缘于党和国家的公务员招考政策,使我有机会考入临安统计局工作。

   为以更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我郑重地向党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书。强劲的动力和扎实的专业知识,使我在平凡的统计岗位上取得了良好的成绩,有两篇统计学论文被省统计局作为全省唯一的县级单位材料上报国家统计局并获奖,也在杭州市统计局业务考核中获得第一名,有多篇统计分析文章得到主要领导的批示,其中有一篇还被印发各乡镇、部门专题学习。

   2000年12月我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个人的历史又翻开了新的一页。然而,当周边县(市)的综合科长陆续得到提拔重用,而我仍在原地踏步的时候,我的内心渐渐失去了平衡,我把发展目标定位于实惠的部门安稳过日子。

   2002年6月我调入临安财政局工作,应该说在财政局工作的10多年里,我还能做到甘于清贫,本着“板凳要做十年冷”的心志,在“冷门”的文秘岗位和党务工作岗位上,做出了有目共睹的成绩。撰写的调研报告多次获得上级的批示。财税信息考核多次获得全省前三和杭州第一。

   然而在同一岗位连续工作15年之久后,尤其是看到业务科室经常“门庭若市”,可以利用手中的资源建立广泛的人脉,而我不是在家里就是在办公室赶写材料,我的内心再一次失衡了,多次向领导提出要求调入业务科室工作。

   2015年11月,我终于如愿以偿调到资产管理工作,既主管行政事业单位的国有资产,又兼管国有公司的国有资产,内心深处获得了一定的满足感。在此期间,我起草了区国有资委(办)实体化运作、区直属公司市场化运营的总体方案和一系列政策文件,为之付出了很多的心血,但最终还是没有提拔到领导岗位,这也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使我的心态发生了根本性变化,以王勃在《滕王阁序》中的“时运不齐,命运多舛,冯唐易老,李广难封”自比,在心理和行为上发生了诸多变化:一是忘掉了初心使命,把共产党的初心和使命抛到了脑后,觉得那是与我作为一名普通党员相去甚远的宏大目标。二是背离了宗旨信念,在日常工作中没有切实履行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没有把切实解决群众的实际问题作为工作的出发点,更多的是考虑个人的进退得失。三是放松了纪律规矩,没有绷紧纪律这根弦,不严格按照规章办事,利用手中的权力在资产评估、车辆维修等方面,为他人谋取私利。四是膨胀了私欲、贪念,为他人办事后,心安理得地接受服务对象送上的五针松等财物,继而更加大胆地收取超市卡、红包等不义之财。五是增加了应酬交际,因为岗位的变动,使本来在业余时间安心于看书、辅导孩子功课的我,经常与一些商人聚餐应酬,还接受服务对象提供的餐费报销,造成不良影响。

   纵观我的犯罪过程,是一个“贪”字使我一步步走向深渊。正如古人所说的“贪如火,不遏则燎原;欲如水,不遏则滔天。”其实人生在世,日食三餐,夜眠六尺,我们没有必要放弃原则去追求不义之财,到头来落得身败名裂、得不偿失的下场,留下一笔永远也算不清的政治账、名誉账、家庭账、经济账。

   我的网络名“飞鸿踏雪泥”取自于苏东坡的一首诗“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泥上偶尔留指爪,鸿飞那复计东西。”意思是说,鸿雁虽然飞走了,但它在泥地留下的爪印还在那里。这就像我的人生路,一旦犯了错误,就留下了污点。我真的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痛心疾首、追悔莫及,但一切都已无济于事了,希望大家能引以为戒,不要让“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的悲剧重演。

   (忏悔书写于2019年6月。忏悔人:郎静波,杭州市临安区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办公室综合管理科原科长,2018年12月,因严重违犯党的纪律和政务法规,并涉嫌受贿犯罪,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临安区监委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杭州市纪委监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