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纪检人·手记】光阴静好 你亦安然 ——追忆“最美逆行者”李夏

来源:安徽纪检监察网    时间:2019/8/26    点击数:3077 次

初秋送君至屯光,千里悲恸断柔肠。

持韧刺向“利奇马”,青山一碧好儿郎。

天若有灵天亦老,江河含泪万木伤。

胸怀百姓倾生命,远把英魂寄世长。

——《悼念李夏》

 光阴,是一个温柔却又让人感伤的词,伴随着我们的一生。所有的故事也都在光阴里流转,看似不惊不扰,却又真实存在。

 五年前,我很幸运地考上了公务员,更幸运的是分配在了绩溪县岭北的一个菊花小镇——长安镇,也因此遇到了我的“职业导师”李夏,因他比我们大不了几岁,大伙儿都亲切地喊他“夏哥”。

 “党政办工作多而杂,需要速度更需要细心,千万不能急躁!”这是我初到长安镇党政办后,夏哥对我说的一番话,也是一份“工作指南”,让我终身受益。那时的党政办只有三个人,工作任务非常繁重,每天需要耗费大量脑力和体力。当时的李夏虽是党政办副主任,但却像大哥哥一样无微不至地照顾我们,重活累活脏活一般都不会让我们做。每天他都会早早地来到办公室,提前烧好开水,擦好桌子拖好地;每逢镇里召开大会,搬桌椅的重活基本上都是由他承包,“音响师”的角色也从未旁落,总是默默无闻地干着,从未有过怨言。

 “夏哥,这台打印机又卡纸啦!”“夏哥,电脑突然黑屏啦,咋办?”“夏哥,这电灯咋老闪?”理工科出身的李夏在我们同事眼中是位名副其实的“技术控”。打印机,电灯、电脑……只要出了毛病,有夏哥在,一切都不是问题。

 “是金子在哪里都能发光”。 2017年3月,李夏因表现出色,被组织重用,提拔为长安镇纪委副书记、监察室主任,并担任高杨村党建指导员。我当时恰巧也是高杨村的联村干部。高杨村在绩溪县城是偏远而又落后的山村,每次去一趟,都十分不容易。下村开展联村工作,李夏总是“私车公用”,热情地载着我们一起去。为彻底解决高杨村的卫生环境“老大难”问题,李夏到村里的第一天就带领我们徒步走遍了村子,回来后便初步制定了村卫生整治方案,亲自带着联村干部、村干部、保洁员一起清理卫生死角。后来,细心且善于思考的他发现如果污水处理不当,不仅会影响村民居住环境,而且会严重损害老百姓的身体健康。于是,他东奔西走,积极向上协调争取污水处理项目,最终拿到了200多万项目资金,将一个崭新的高杨村展现在村民面前。然而,如今干净整洁的高杨村却没能等到当时呕心沥血付出的他再看一眼……

 犹记得那时的我怀孕已有八个多月,每天行动十分不方便。李夏见状跟我说:“你现在有孕在身,万万不可大意。高杨村路途遥远,地形高低不平,你就别去了,联村的事情交给我,你就在办公室里干一些轻巧的工作吧!”考虑到贫困户白天可能要干农活没有时间,李夏大多是吃过晚饭后再去走访。即使后来调离岗位到了荆州乡,他依然牵挂着贫困户的生活状况,经常打电话询问,有时还抽空回村里看望他们。在老百姓眼中,李夏就像亲人一样,带来的是一份温暖、一份感动、一份踏实。

 我休完产假后被安排担任镇纪检监察员,与李夏有了更多的接触。记得他跟我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纪检监察工作性质特殊,我们来不得半点马虎!”每天晚上下班后,住在镇里的他都会在办公室里坚持学习纪检监察业务知识,往往直到食堂阿姨扯着嗓子喊“李夏吃饭喽”,他才会放下书本走向食堂,那背影,至今让我难忘!

 李夏早年失去了父亲,很早就面对生活的艰辛,挑起生活的重担。生活中,他是个好儿子好丈夫好爸爸。多年来,长安镇的领导同事都知道李夏有个雷打不动的习惯——每晚七时左右他一定会跟母亲妻子女儿进行微信视频聊天。即使有时因工作关系,晚上不能按时通话,也会提前跟家人打声招呼。

 人生最无奈的离别是再也等不到重逢的那一天。当李夏的妻子泪流满面地站在他的遗体前一遍又一遍地呼喊:“李夏,李夏,李夏……”当他的五岁女儿将最心爱的玩具放在墓碑前,说“爸爸是去打怪兽了,他会保护我。”在场所有人的心都碎了。

 光阴静好,阳光依旧。李夏被“利奇马”无情地夺走了33岁年轻而宝贵的生命,但他的精神将永远与我们同在,因为他早已将生命站立成了青松的姿态,在这初秋时节开出了最美的永生花。(绩溪县长安镇 胡盼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