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警钟丨他在自我膨胀中迷失——四川省乐山市市中区政协原党组书记、主席杨建钊严重违纪违法案剖析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时间:2019/9/11    点击数:4593 次

   “杨建钊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6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60万元;对其违法所得予以追缴,上缴国库……”2019年5月14日,四川省乐山市市中区政协原党组书记、主席杨建钊受贿案公开开庭审理,并当庭宣判。

   “几十年的努力和奋斗,就在今天划上一个不圆满的句号,所有的成绩与荣耀都化为乌有……”庭审现场,年过半百的杨建钊后悔不已。

   浏览杨建钊的简历,16岁考入名牌大学,20岁大学毕业分配至峨眉半导体材料研究所工作,由于成绩突出,获得组织信任并重点培养,进入党政机关工作。短短7年时间,他从一名普通干部成长为副县级领导干部。

   “熟悉他的人,都把他当做一个励志典型。”审查调查人员介绍说,从2001年5月起,他先后任峨眉山市委常委、夹江县副县长、乐山市人防办主任、井研县长、乐山市政府副秘书长、乐山市市中区政协主席等职务,一路顺风顺水。

   然而,这个大家眼中的励志典型在手握实权后,却长期我行我素,最终蜕变成了“反面教材”。

   2018年6月,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杨建钊被乐山市纪委监委立案审查调查。经查,杨建钊违反政治纪律,对抗组织审查;违反组织纪律,不按规定报告个人有关事项;违反廉洁纪律,违规收受红包礼金。违反国家法律法规,滥用职权;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财物,涉嫌受贿犯罪。同年底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并被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心理失衡,聪明才智用在了歪门邪道上

   “在外面做生意早就发财了……”审查调查期间,杨建钊的这句话让审查调查人员印象深刻。

   “他是伴随着改革开放成长起来的一代人,通过经商‘先富起来的人’让领着固定工资的杨建钊多少有些‘眼红’。而且随着其职务的晋升,这种心态愈发强烈。”审查调查人员介绍说,杨建钊读书时曾是一名“学霸”,成绩优异,工作后对自己的能力也十分自信,走上副县级岗位后,手中有了实权,心态就渐渐变了。

   2005年5月,峨眉山市殡仪馆启动改扩建工程。招投标公告一挂出,就如同一块“肥肉”被峨眉山市某建筑公司负责人李某盯上。为了吃下这块“肥肉”,李某找到了自己的“发小”——时任峨眉山市委常委杨建钊。

   杨建钊和李某从小在一个院坝长大。“他找到我,我也不好推辞。”杨建钊对李某的请托没有拒绝。在杨建钊的关照下,李某顺利拿下了该工程。事成之后,为了表示感谢,2006年春节,李某以拜年为借口,送给杨建钊10万元现金。

   和李某的这次“交易”,让杨建钊尝到了权力带来的甜头,也让他的防线就此决堤,内心的贪欲急剧膨胀。2013年、2014年,杨建钊又主动找李某“帮忙”,安排李某分两次将190万元现金代为存入指定账户,购买了联排别墅。为了躲避调查,杨建钊后来还找到李某统一口径。“他们商定,如果有人问起,就说190万元房款是向李某的借款,并签订了两张假借条。”审查调查人员介绍说。

   “当自己一步一步从普通公务员晋升为领导干部时,最先迷失的就是对自我的认识。觉得是自己靠个人能力争取来的,是本事,是自己会左右逢源、见风使舵,便将职位异化为个人私产,把党组织和人民赋予的职务权力当成私权,作为交换利益的筹码。”杨建钊在忏悔书中写道,面对诱惑,他毫无抵抗力、心安理得。

   他甚至还利用当时网络不发达、信息不对称的漏洞,给自己办理了两个假的身份证,并用假名字办理了银行存折,存储其违纪违法所得。据审查调查人员介绍,杨建钊违纪违法行为几乎在担任过的每个领导岗位上都有发生:在任夹江县委常委、副县长期间,杨建钊收受所辖企业、下级主管人员现金共计47万元;在任乐山市人防办主任的一年时间里,收受相关企业现金共计30万元;2017年填写领导干部个人有关事项报告表时,仅申报了13处房产,还有6处未申报……

   就这样,杨建钊“从立志做事到立志做官,一步一步滑向黑暗的深渊”。

   不讲规矩,千万土地出让金一人拍板

   将公权力异化为私权,使杨建钊在堕落路上加速蜕变。2012年,他担任井研县长主政一方后,认识了很多商人,长期接受他们吃请。在与企业老板们的觥筹交错中,他愈发放纵自我,办事不讲规矩、不按流程。

   “6000多万元的土地出让金,他一个人就拍板同意企业暂缓缴纳。”审查调查人员介绍说。

   2013年8月,经常与杨建钊一起吃喝玩乐的商人关某竞拍下一块商住用地,但由于资金紧张,无法按时缴纳土地出让金。在向县政府提交申请被拒后,关某找上了杨建钊。

   “当时我就让他直接打报告,把报告提交到我这里。”杨建钊回忆道,没过多久,在未经集体研究、也未报县委批准的情况下,杨建钊擅自签字同意关某所在的企业暂缓缴纳6148万元土地出让金。

   “这种行为严重违背了党的民主集中制原则。”审查调查人员介绍说,一年后,关某才将这6000多万元土地出让金缴清。为了感谢杨建钊,2014年底,在一次饭局后,关某送给杨建钊6万欧元现金及价值11万元港币的名牌手表。

   “在这个过程中,更多的是满足自己的虚荣心,其实并没有给自己带来快乐和幸福。”后来,杨建钊才意识到,带给他的“最切身的体会就是耻辱”。

   身陷囹圄,竹篮打水一场空

   对杨建钊的审查调查并不顺利。

   “起初,他不配合,不仅事先与他人串供,还指使家属销毁证据。”审查调查人员介绍说,杨建钊在井研县任县长期间,县内一企业老板曾在觥筹交错之后,悄悄将装有10万元现金的袋子递给他,他欣然接受。但在向组织交代问题时,他却辩称这只是违规收受红包礼金,并没有为他人谋取利益,企图掩盖事实真相。

   “即便是后来交代了有关问题,还是心存怨气,对于为什么走到今天这一步,在主观上并没有正确认识。”乐山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说,用他自己的话说,“我就是运气不好,命中注定有此一劫”。

   2018年11月7日,是杨建钊的54岁生日。那天,专案组成员为他端上一碗热气腾腾的鸡蛋面,他双手捧着那碗面,泪流满面:“这是我人生最难忘的一个生日,我对不起党组织,对不起家人!”

   后来,专案组又找来了杨建钊在大学时向组织递交的入党申请书。看着工整的字迹、饱含深情的话语,他又哭了。重新审视自己的问题,他说:“我能走上领导干部岗位,是党组织的培养。我手中的一切权力,都是党和人民赋予的。我最大的不幸,是自己背叛了信仰、背弃了信念、出卖了灵魂……”

   “希望大家以我为戒,勿重蹈覆辙。”5月14日的庭审现场,杨建钊对200余名现场旁听人员道出心里话,“这些年通过违纪违法积累的钱物,没有一天让自己过得开心快乐,收到钱物的一瞬间会有一丝兴奋,过后便是煎熬。”

   然而,当他明白这些时,为时已晚。(通讯员 汪恒 王明希)